1998年我住在學校的宿舍,整棟宿舍只有門口有二台公共電話,每天晚上那二台公共電話前都有二條長長人龍,那時有手機的人很少,也就是說,排隊的同學真的就是乾等。

有一回走在校園,同學有急事在找公共電話,我從書包摸出一支小海豚說:「你打吧。」同學瞪大眼睛看著我,意思就像在說:「你怎麼有手機?」我有手機,但我從來不在同學面前打手機,我不喜那種感覺,愛現。

2000年我到下部隊到海巡,軍中規定不準帶手機,但趴數夠的學長都會偷偷帶,晚上偷偷拿出來打,學長偷打手機的表情很得意,我覺得他們很搞笑。

2001年,也才隔了一年,軍中新規定每一個人都要帶手機,我不帶,我沒有打手機的需求。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整個中隊我是唯一沒有帶手機的兵。

有一天中隊長在我站哨時走過來,說:「你是不是沒有帶手機?」「報告,是。」「去辦一支吧。」我把小海豚帶到軍中。人家學長說:「我的是NOKIA。」臉上表情滿是得意。

我很早就有手機,但我很少打手機,最主要的理由是通話費貴。我爸媽常常叮嚀說:「沒事不要打手機,很貴。」他們不知道的事,我真的很少打手機啊。

退伍後,我也去買了一支新的NOKIA手機,1.5吋營幕,單色。後來我又買了另一支NOKIA的手機,這次是彩色營幕。再來後來我又買了另一支NOKIA手機,這一次手機有相照功能。

我早已經忘了我的手機是什麼型號,我不注重那個,手機能打就好。

我到2013年才換智慧型手機,理由:不換不行,因為我做這一行的關係,用傳統手機感覺很遜。我一直覺得我根本不需要智慧型手機,理由:手機能打就好,我要智慧型手機幹嘛?

2015年,沒錯,就是現在,我終於感覺到智慧型手機的重要。我現在寫部落格做網路生意,沒有智慧型手機不行,而且沒有行動上網也不行。

為了生意,我想到中華申辦一下行動上網,薇薇大人不同意,她說:「現在台灣之星上網吃到飽一個月才388,你換家。」我不同意,但我不敢表示反對。

我硬著頭皮上台灣之星,我說:「我公司的訊號,中華只有二格,我很怕換過來我會收不到訊號。」店員說:「我們派人去你公司測訊號。」「好。」

當天台灣之星真的派了兩個人到我店裡來,「手機隨你打,不用客氣。」訊號OK,通訊品質也OK,我就這樣換到台灣之星。

我以前不懂,為何有人會邊走路邊滑手機,有那麼急嗎?

自從我辦了行動上網之後,我現在也會邊走路邊滑手機了,我很自責,我控制不了自己滑手機。(有那麼急嗎?客戶不能等嗎?還是我自己不能等?)

 

後記:我從來沒有換過門號,18年來我用同一個門號。

全站熱搜

歐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