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小孩跟我的小兒子一樣大,她來的時候,小孩8歲,現在她的小孩已經12歲了。她已經來台灣四年了,從來沒有回去過,不過好家在現在手機很方便,她可以天天跟家人視訊。

2016年1月外勞來到我們家,為了照顧阿嬤,我們家第一次請外勞,大家都客客氣氣的,我們講中文,她覆述一遍,這就表示她聽懂了,是嗎?其實就當她聽懂了。

2016年那時阿嬤還只是有點失智,其實生活還算可以自理,現在阿嬤已經不能走路了,插鼻胃管,插導尿管。這三年中,外勞救了阿嬤二次,送急診,如果不是外勞機警發現,阿嬤已經走了二次了,然後呢?好像也沒人感謝她。

有一次我加班大概是11點多回家,我要走上樓時,外勞走出來對我說了一句:「老闆,你真的很辛苦捏,都沒有休息。」她講中文,印尼腔。我說:「對啊,我真的都沒有休息耶。」講完我就上樓了,不誇張,我的眼淚當場掉下來。

我每天辛苦工作,我的家人沒有一個人跟我說這種話,我的家人知道我很辛苦,是的,但剛好而已啊,但外勞看在眼裡,她發現我天天加班真的很辛苦,她是打從內心覺得我真的很辛苦,我聽的出來她的意思,她還用中文講。

對了,這三年,外勞為了跟阿嬤溝通,她已經學會台語了,超強,更強的還在後頭,阿嬤現在講話不太清楚,所以阿嬤講話時,需要靠外勞翻譯給我們聽,厲害了吧,外勞翻譯給我們聽,這表示什麼?

這三年來,她們兩個人朝夕相處,她們聽得懂彼此的話,而且我們呢?說真的,這三年來,我沒有跟阿嬤好好坐下來聊過一次天,其實阿嬤早就不能好好講話聊天了,我的意思是,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坐下來陪阿嬤一會兒,哪怕只是10分鐘也好,並沒有,每個人都是來匆匆去匆匆,頂多只是叫一聲「阿嬤」。

前幾天在醫院,我跟阿嬤說:「阿雲要回印尼了。」阿嬤聽的懂,眼淚一顆一顆的流下來,阿嬤還用手頻頻地撥眼淚邊說:「賣啦,你賣轉去啦」

我跟外勞說:「下一次妳就沒有一起來了。」

時間過的好快,一轉眼就三年了,下一次我們帶阿嬤回診時,外勞就回印尼了,機票是5月5日,阿嬤回診是5月7日。

今天中午我剛好有事出門一下,我問外勞吃了沒?(還沒) 我說我幫你帶個潤餅好了。我還順便買了一杯奶茶,其實這沒什麼,潤餅+奶茶,但外勞笑的非常開心,一直說「謝謝,謝謝。」

我走出門,轉身關門的時候,我看她跟阿嬤一起坐在一樓客廳的樣子,這一幕我已經看了三年了,我當然知道阿嬤很捨不得她回去,但沒辦法她都來台灣四年了,真的要回去了。

她能回去我也很替她開心,終於要回家了,整整四年她從來沒回去過,她是在手機裡看著自己的小孩慢慢長大。

我到現在還能記得她第一天來的時候,我的小兒子坐在客廳看電視,她主動過去跟小兒子講話,小兒子很害羞不知道要講什麼,我說:「這個妳要叫阿姨啊」,我是後來才知道原來她的女兒跟我小兒子一樣大都是9歲,現在已經12歲了。

時間真的過的好快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外勞 阿嬤

全站熱搜

歐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