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岸-蘇童河岸》蘇童 

「你有沒有看過這兩本書?」圖書館的小姐拿了山崎豐子的《女系家族》問我。她接著說:「我覺得這本小說非常好看,我很喜歡她的小說。」

「嗯,好像有看過,」我邊講邊拿起來翻閱,「我還是先借好了,其實我已經忘了這本小說在講什麼了...」

我問:「妳有沒有看過《大地之子》?」「沒有。」「山崎豐子的小說中,我最喜歡的是大地之子,還有白色巨塔,不過山崎豐子的小說我通常不會看第二次,太硬了,她的小說好看是好看,但會讓人感到非常緊繃,無法放鬆,日本的作家中,我最喜歡的是....哎啊,我忘了,我一直想不起來.......那個誰.....(我努力想了好久)啊~奧田英朗啦,我最喜歡的是奧田英朗,再來才是山崎豐子」

我那一天其實還滿糗的,我好像得了失智症一樣,我明明知道我要推薦什麼小說,但我一時之間就是完全想不起來(當機了),但我又一直想要跟這位熱心的圖書館小姐分享。所以我就很努力的想,我最後有跟她分享我最喜歡的作家是劉震雲及奧田英朗,不過令我感到非常的意外的是,對方完全沒聽過。

我想要講的是,當下連我最喜歡的作家及小說,我居然都要想半天才能說的出來,為何?其實不為何,這很正常。今天讀,明天忘,後天忘光光。

就算我明明讀過山崎豐子所有的小說,但我記得什麼?我連《大地之子》的主角叫什麼都想不起來,但這還是我最喜歡的日本女作家山崎豐子啊。

我為什麼要寫筆記文,其中一個理由就是這個,其實我看了就忘了,如果不寫下來,改天我真的是會完全忘光光。

我的筆記文,也可以說是讀書心得,但我故意不要用讀書心得這個名稱,為何?網路上很多所謂的讀書心得,很多都只是抄博客萊的「內容簡介」,有一些真的是讀書心得,但怎麼說呢?很多人的讀書心得往往會變成推薦心得,也就是會把重點放在「書的內容」或「書的優點」上。

我心中的讀書心得應該是「你讀了之後有什麼啟發」而不是「你讀了之後覺得好看值得推薦。」當然啦,推薦心得也不錯,只是「推薦」這兩個字現在已經被濫用了,網路上到處都是各式各樣的推薦文,很多也不是真的要推薦,而是俗稱的「業配文」。

所以我如果想要推薦一本書,我有自己的暗號,我的暗號是「再看一次」。一本書如果讓我覺得值得再看一次,那麼那一本書就是好書。

例如:《河岸》是我最喜歡的蘇童作品,再來是《紅粉》,這兩本小說值得我再看一次。

蘇童最有名的作品應該是中篇小說集《妻妾成群》,妻妾成群後來被拍成電影「大紅燈籠高高掛」,不過我個人比較喜歡的是《紅粉》這本小說集。《妻妾成群》裡的時代是1949年以前,而《紅粉》的時代是1949年以後。我個人對於中國1949年~1989年這30年間的故事有特別的偏好。

 

後記:
目前「說書」節目非常火紅,大陸的羅輯思維,台灣的冏說書,雖然我知道目前說書才是主流,但以我的能力實在沒辦法,我只能寫「筆記」。

筆記文的重點當然是書,但對我來說,書往往只是一個引子,我只是想要記錄當時的感想。

雖然這些感想跟書好像無關,但很多時候就是這樣,我真正想要記錄下來的,其實是那些看似無關緊要的閒話家常。 

為何要記錄這些,這些有什麼用?問的好。坦白說其實沒什麼用,但對我個人卻有療癒的效果。現實生活中沒人要聽我講,我只能在這邊講。這些閒話,對我而言超療癒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歐飛先生

歐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