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是潘金蓮我不是潘金蓮》劉震雲

在台灣住久了,不知不覺會有一種小島性格。

小島性格:我自己出不去,我也不要別人闖進來,趕快把門關起來。

小島性格總有一些鄉愿。

鄉愿在哪裡?

我想引用胡晴舫在《第三人》中的說法:我們在小枝節上頭憤怒,嗆聲;卻在大原則之前鄉愿,噤聲。每天浪費傳媒版面在無聊瑣事,浪擲社會能量在廉價正義,卻對艱難議題碰也不碰,視若無賭。

特別是對於中國的問題上更是鄉愿到極點,簡單講就是:當作沒看到。

中國與台灣,就好比藍綠關係,藍的聽不進綠的,綠的也聽不進藍的,平常沒事的時候大家各忙各的,有事的時候大家隔著兩邊對嗆叫陣,然後也嗆不出個所以然。

對於中國,以目前台灣的政治風向來說,這是不用討論的,也是沒辦法了解的,快去把門關起來。

對於中國,我特別喜歡清末民初到80年代大陸改革開放這100年的歷史,重點是,我希望是以中國人的觀點,而不是台灣教科書的觀點。

然後我發現了劉震雲。

透過劉震雲的小說,開了我的眼界。

我本來只看得見台灣,透過劉震雲我看見了中國,而且是最真實的庶民中國。

我還是一樣鄉愿,但我鄉愿的格局變大了,中國真的好大,什麼人都有,而且非常有趣。

例如《我不是潘金蓮》
為了證明自己與丈夫的離婚是假的,李雪蓮上法院,訴求與前夫結婚再離婚。一次次的遞狀,從法官、法院專委、法院院長、縣長、市長,甚至到了人民大會堂,卻一次次被視為「刁民」。

一個農村婦女離婚,竟搞到了人民大會堂,一下子跟國家大事離在一起了。

 

劉震雲的特色就是社會寫實,寫作風格簡單講就是樸素、直白。能夠用一句話說完,劉震雲肯定不會寫二句。

我喜歡劉震雲的什麼?我喜歡他的深刻。明明是很簡單直白的平常話,但出現在劉震雲的小說裡的平常話卻常常是後座力無窮,讓我深深的讚嘆。

例如:「俗話說的好,別在一顆樹上吊死,換顆樹,耽誤不了妳多大功夫。」聽到這話,李雪蓮倒「噗啼」笑了。

李雪蓮笑了,多少人也跟著笑著,哭了。
 

相關文章:【筆記】手機  

創作者介紹

歐飛先生

歐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