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作!工作!
工作!工作!:影響我們生命的重要風景》 艾倫.狄波頓

想當年我在bbs看那些網路小說的時候,我心想這樣也可以啊,這就是小說哦,這也太簡單了吧我也會寫。哈哈想歸想做歸做,十幾年過去了,我寫的出來那些看似無病呻吟喇低賽的網路小說嗎?答:寫不出來。

我以為我寫得出來,原來是我自不量力,坦白說我根本沒有寫小說的天賦,哪怕是最簡單的學生純愛故事我都寫不出來。就算我願意寫自己的愛情故事,寫出來恐怕連我自己都看不下去想吐,理由:太瞎了,太蠢了,唯一的優點只剩下真。這也就是為何我看電視上那些偶像劇通常撐不到五分鐘,理由:太假了,太做作了。

為何當年那些網路小說能感動我,明明劇情平淡無奇不是嗎?是的,但早期那些網路小說非常的「真」,真實的真,真誠的真。

這個「真」是關鍵,少了真,天啊,我真的讀下下去。當然啦,也並不是說寫的很真我就會喜歡,「真」是基本,接下來就是作者的文筆了。有時候我甚至覺得文筆也不是重點,而是要有觀點,要有內容。

說到這個觀點與內容,這幾年我注意到一位很厲害的作家,他不寫小說,專寫一些543的隨筆文,他就是艾倫.狄波頓。

狄波頓在<我的作品在中國>文章中寫到:
在明確知道我想成為哪一類作家之前,我只知道我不可能成為哪一類作家。我知道我不是詩人,我也知道我不是個真正的小說家(我講不來故事,我發明不了人物)。而且我知道我也做不來學者,因為我不想墨守那一套學術規範。

在《稀遊記.三個人.三種旅行》中,馬家輝寫到狄波頓:
最後他自覺地選擇了「隨筆作家」的書寫定位,他說,就是那種「既能抓住人類生存的各種重大主題、又能以閒話家常的親切方式對這些主題進行討論的作家。」而他最終寫出了一片隨筆宇宙。

我抄一段狄波頓在《工作!工作!》中「餅乾製造業」的文字:
勞倫斯在電梯旁等著我,站在一大包餅乾的陰影之下。他的情緒變幻不定,時而充滿自信,時而脆弱不堪。他可以滔滔不絕地談論自己的專業,卻又會突然停頓下來,留意訪客是否流露出煩悶或嘲諷的神情,因為他自己也是聰明人,不敢自以為本身的工作重要到天底下所有人都會感興趣。他前世也許是個特別精明機智又能言善道的皇世顧問。我們兩人同樣都有早禿的困擾,雖然別人可能以為這個共通點有助於我們拉近距離,但在我們眼中,這卻只是一項彼此都不願提起的缺點而已。

 
在看似平談無奇的文字中,卻時常出顯露出高人一等的智慧與幽默感,這就是艾倫.狄波頓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歐飛先生

歐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