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月前,我們家請來了一位照顧阿嬤的外勞。

我問:「妳會講英文嗎?」「不會。」「太好了,我也不會。」她說:「我聽得懂國語。」「那台語呢?」「台語聽不懂。」我說:「那搞笑了,阿嬤只會講台語。」她說:「簡單的我聽得懂。」

印尼人講國語會有口音,有點類似原住民講國語,一開始聽不太懂她在說什麼,久了就知道了。

我一直以為外勞都有英文名字。我問:「妳叫什麼名字?」「阿韻。」「你有中文名字哦。」「台語怎麼叫?」「阿銀。」我搞不懂阿韻怎麼會變成阿銀,但阿銀就阿銀吧。(阿銀唸起來像是台語「閒閒」的意思,我覺得這個名字取的超棒)

後來我才知道,她的名字其實是「阿雲」。

因為阿銀不吃豬肉,所以晚餐時我媽會特別準備兩份,沒錯,我媽媽煮飯,煮好了叫外勞來吃飯,而且是外勞先吃,先夾菜,因為怕她混吃到豬肉。

本來以為找一個外勞來照顧阿嬤,阿嬤會不肯,但阿嬤怕我們送她回養老院,所以外勞就外勞吧,總比去養老院好。

原以為家裡多了一個陌生人生活起來會很不方便,但也還好,我們住樓上,阿銀跟阿嬤住一樓,感覺很ok。

對了,阿銀有手機,三星的大螢幕手機,還可以上網,也可以line,透過line,我還和她在印尼的家人打招呼。

阿銀每天中午吃飯時間就是透過line跟印尼的家人聊天。

因為打掃的工作一天不用二小時,所以下午到晚上都是阿銀的自由時間,平常阿嬤也不出門,她就是玩手機、聽音樂打發時間。

我媽說:「阿銀在我們家吃的好住的好,也沒什麼工作或家事可做,她以後去別的雇主那裏一定會不習慣。」「不然妳就找工作給她做啊?」我媽想了半天,投降,原來要找一堆工作給外勞做也是很傷腦筋的。

我覺得我們家的外勞日子真的過的滿不錯的,阿嬤生活起居大都可以自理,她只是有點失智及幻聽的現象,這些病症都有在吃藥控制。

今年除夕,我們特地幫阿嬤與阿銀準備了一個牛肉火鍋,沒錯,除夕夜阿嬤跟阿銀兩個人在一樓圍爐吃火鍋,阿嬤還吃的超開心的。阿嬤現在可能也搞不清楚除夕夜是什麼了,反正每天就是吃飽睡,睡飽吃。

我們也很感謝阿銀,還好有她陪阿嬤,否則我們真的沒時間照顧她,就算有時間也沒那個耐心,家裏有失智老人的朋友應該可以了解我的意思,就算我想陪阿嬤講話,大多時候都是雞同鴨講。

不過阿銀跟阿嬤剛好可以溝通,一個不會講台語,一個聽不懂國語,兩個人比手畫腳,一起過日子。

 

相關文章:【隨筆】是愛還是陪伴

 

創作者介紹

歐飛先生

歐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